肺癌病例|驱动基因阳性患者的一线化疗方案

原创

2018-07-26 10:24:27

 

今日小麦将为大家带来一例双肺转移性肺癌患者,患者驱动基因阳性,但一线治疗使用化疗+安维汀,疗效尚佳,那化疗、靶向与抗血管联合时,究竟谁先谁后呢,局部姑息性放疗有无意义呢,下面就由各位专家为你解答。

 

 

 1、基本情况

患者,女性,61

主诉:咳嗽、痰中带血一周

辅助检查:2016.4.27胸部CT提示,右肺上叶肿块,大小3.4cm*3.5cm,伴有双肺转移,右侧胸膜转移性结节。病理穿刺活检提示,右肺非小细胞肺癌,免疫组化提示,腺癌。

基因测序提示,ALK突变阴性,EGFR阳性。

治疗过程:2016.5.11起行培美曲塞(500mg/m2 dl+顺铂(75mg/m2 dl+安维汀(7.5mg/kg dl)方案治疗。

2016.6.20 化疗2周后复查,疗效评价为PR

640.webp (1).jpg

2016.8.1化疗4周期后再次复查,疗效评价为PR

640.webp.jpg

2016.8.3-2016.10.19行培美曲塞(500mg/m2 dl+安维汀(7.5mg/kg dl)方案化疗4周期后,疗效评价为SD,故于2016.11.7开始行单药安维汀维持治疗及定期复查。

2018.1.30患者入院复查提示胸部病灶较前增大,评价为PD

640.webp (2).jpg

2018.2.1患者开始口服伊瑞可联合静脉安维汀治疗,并于2018.2.27复查胸部CT提示病灶明显缩小。

640.webp (3).jpg

目前患者仍继续进行靶向和安维汀治疗。

 

2、问题讨论


1、对于驱动基因阳性的患者,化疗+安维汀与靶向+安维汀治疗,谁先谁后?

2、局部姑息性放疗是否需要及何时介入?

3、靶向+安维汀治疗耐药后如何处理?

 

张新:第一问,根据ECOG4599或者Beyond研究结果,非小细胞肺癌合并EGFR突变的患者,靶向+抗血管生成治疗是毫无疑问的。化疗+抗血管治疗与靶向+抗血管生成治疗比较,OS略微欠缺,PFS无太大的差异。第二问,晚期肺癌患者,以全身治疗为主。TKI耐药前,部分转移性病灶可以适当进行局部姑息性放疗,但目前尚无循证医学证据。第三问,靶向药物部分耐药机制已明确,抗血管生成药物的耐药机制会更复杂。如果患者仅是靶向药物耐药,则行穿刺活检,明确耐药机制,换三代药物+抗血管生成药物治疗。如果两者同时耐药,目前则没有疗效特别好的治疗方法。

史美祺:本病例患者,晚期肺癌,双肺转移,合并EGFR基因突变。第一问,根据NCCN指南和现有的循证医学证据,首选TKI,虽然化疗的PFS有优势,但应侧重于患者的OS。所以靶向药物+抗血管生成治疗,可能是一个更好的选择。而且靶向药物耐药后,换三代靶向药物可能会更加延长患者的生存期。第二问,局部放疗的早期干预,应与患者的治疗效果、转移部位综合考量。第三问,患者一线治疗使用的化疗+抗血管治疗。耐药后,后线治疗使用的靶向+抗血管生成治疗。如果患者后续耐药,这就需要精准的个体化治疗,可以行基因检测,寻找是否有T790M突变或PD-1表达,然后评估个体情况使用三代靶向药物或者免疫治疗。

杜楠:第一问,NCCN指南中提出,晚期肺癌,首选TKI药物较化疗效果更好。但最近有日本和韩国研究证明,化疗后再使用TKI延长患者生存时间。所以分层不同的患者中,不同的研究可能有不同的结果。第二问,患者在化疗联合抗血管治疗后,疗效达到PR,转移病灶缩小、消失,这时原发病灶可以局部介入。第三问,患者耐药后的选择较多,如化疗的其他跨线治疗、化疗联合TKI药物以及二代基因测序帮助选择药物等。

周彩存:第一问,本病例患者生存周期较长,治疗效果佳,规范化治疗和精准治疗很重要。第二问,姑息性放疗主要是为了减轻肿瘤症状,以及消灭潜在威胁生命的病灶。所以在治疗前,首先评估患者是否满足这两点需求,再决定是否进行姑息性治疗。

 

举报 阅读 682
END

0 评论

评论列表

    暂无评论